连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连接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宏顺鞋业倒闭数百万欠款殃及上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5:27:57 阅读: 来源:连接器厂家

核心提示:11月15日,泉州市鲤城区浮桥延陵工业区的宏顺大厦门口,一群工人正在焦急等待着。与这群工人同样焦急等待着的,还有宏顺鞋业上游34家鞋材供应商的负责人。

就在一周前的11月7日,泉州宏顺鞋业有限公司实际经营者李建新对外宣布“倒闭”。这一消息传出后,众多与其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们一筹莫展,他们聚集在其中一家供应商企业共同商讨追款之事。然而,他们对于此次追讨欠款的前景却不敢太乐观:因其缺少充足的凭证和有效合同,他们或将血本无归。

宏顺鞋业的倒闭究竟是经营不善,或是其他原因,业界有着各种猜测。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宏顺鞋业的倒闭势必引起晋江鞋材行业的集体思考。

在晋江业界,“口碑”俨然是企业生存最大倚仗。

有效欠款凭证“被丢失”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今这句话似乎可以当做所有被宏顺鞋业拖欠货款的鞋材供应商们的真实写照:由于“丢失”了充足的凭证和有效合同,这些供应商们与宏顺鞋业发生的过往账目极有可能成为“死账”。

缘何如此重要的凭据都消失不见?这一切还要从国庆节前的一幕说起。

9月27日下午2点多,在鞋都某鞋材企业经营辅料的小庄接完一通电话后,悬在她心头两个月的不祥阴霾终于有了一丝消散。

小庄告诉记者,电话是宏顺鞋业财务打过来的,想让小庄过去结账。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开始,小庄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收到宏顺鞋业的排款了。

“今天终于可以把11万多元的货款收回来,至少不能全部要回来,也能结一部分”,想到这些小庄心里颇为开心,她将近几个月往来的出货单全部带齐赶往宏顺鞋业。

同样的一幕,在几乎所有的宏顺鞋业鞋材供应商那里上演。当这些供应商们高高兴兴地带着各自的单据赶往宏顺的时候,却发现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据小庄透露,宏顺鞋业财务人员告诉供应商们,先把各自的出货单留下,等到账目核对清楚之后,9月29号再来拿钱。

听完财务人员那番爽快的回答,小庄等人并没有多想,毫不犹豫地把各自的出货单留在了宏顺。

可事情并没有小庄想象的那么简单,时隔两天,也就是9月29日上午,小庄收到了一封快递,撕开快递的瞬间,她欲哭无泪。一夜之间,十几万元的货款变成了一张废纸。

宏顺鞋厂并没有兑现当初的排款承诺,而是给她打了一张欠条,这张欠条上没有署名、没有日期、没有公章,甚至连企业全称都没有,落款人只有宏顺二字。

也就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原本一些供应商手中重要的出货单、收货证明均被换成了一张张无效的欠条。

当小庄他们深感事态不妙,纷纷给宏顺鞋业财务人员打去电话时,为时已晚:宏顺鞋企以企业倒闭公章上缴法院为由,拒绝在供应商的欠条上加盖公章。

“我们被拖些欠款不要紧,如今连最后维护自己合法债权的唯一证据也丢了。”对于此事,小庄颇感愤怒,但却也涌起一种无力感。

外贸公司款项难回成借口

据登记在册的工商局资料表明,泉州宏顺鞋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3月18日,注册资本为300万元人民币,其主要经营范围为鞋类、鞋材、服装,属于中小企业规模。一直以来,宏顺鞋业都以日本订单为主,与供应商的合作也相对顺利。因此,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宏顺鞋业的供应商们也都有点措手不及。

今年7月份开始,宏顺鞋业告诉供应商由于外贸公司没法准时出货,拖欠的货款只能等出货后再补上。对于宏顺鞋业的这一说法,供应商们也都表示理解。

“我们真的没想那么多,那时,许多外贸公司都没办法准时出货,所以,就想等到外贸公司出货到账后再来跟他(李建新)结款。”与宏顺鞋业有着业务往来的富乐梅皮革负责人说。

直到国庆节前的那一次对账,他和这群供应商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糊弄了,他们开始着手向与其有业务往来的路益、伊斯特等外贸公司了解情况。

据了解,10月15日,伊斯特公司已经将最后一笔35000美元汇入了李建新指定的一个私人账户。到此,伊斯特与宏顺的款项已经全部结清。

事实上,从今年7月到9月期间,与其合作的路益、伊斯特等外贸公司均按照正常的排期给宏顺安排款项,但宏顺鞋企单方面却以外贸公司未能正常结账为由拒付了鞋材供应商的货款,其原因何在?究竟是经营管理不得当造成了企业资金困难还是其他问题?

据鞋材供应商们称,他们陆续给李建新去电时,李建新推说自己不是公司法人,企业倒闭了该交由法院解决。

这时候,供应商才发现,工商局登记在案的泉州宏顺鞋业有限公司法人和股东情况早已变更。记者在随即调出的泉州市鲤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私营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中发现,2012年2月21日,泉州宏顺鞋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便已没有李建新的名字,本来的李冰、李炳灿(李建新的父亲)、吴振铿、钟岩泉四位股东变成了李炳灿和李金田(李建新的弟弟),他们各自出资210万元和90万元,而法人代表也早就变更为李炳灿。

“现在想打官司都不知道要找谁了。”在得知这一变故之后,供应商们更显无奈。

诉诸法律

如今,凌乱的工业区里,只要能被查封的财产都被贴了封条,一纸法院公告更引人注目: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被张贴在墙上,通告上表示法院将于2012年10月19日执行宏顺公司的财产,用于支付蔡启坤等员工2012年9、10月的工资。

不肯透露姓名的保安大叔告诉记者,他在9月16日领过最后一笔工资,现在一直在等,过几天(等待法院执行拍卖后)应该就有钱可以拿了。

他也透露,国庆过后,鞋厂实际上就没开了,他们也就不上班了,都在等发工资。而在这期间,他们中有人致电李建新,李建新说自己在广州筹钱,鞋厂还会开,目前仅是整顿,还给他们承诺10月16日会回来发工资,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月。

和工人一样焦灼等待李建新露面的还有房东朱先生,据了解,自2008年开厂以来,泉州宏顺鞋业有限公司便与其签定了长期租房协议,自上一季度(7、8、9月份)他就没收到租金,目前他只能代缴逾期的水电费,仅一个9月份的水电费就2万多元。

保安大叔被拖欠的工资没有等太久就拿到了。记者昨日获悉,目前鲤城区法院已将宏顺鞋业查封的财产进行公开拍卖,拍卖后共获得人民币44万元整,用于支付宏顺鞋业拖欠的工人工资43.8万元。然而,拖欠供应商等的款项却依然遥遥无期。

目前涉及34家晋江、江西等鞋材供应商已联合到法院上诉,要求宏顺归还欠款,却因双方是长久交易对象,且没有明确资料证明其欠款不还,无法传唤宏顺相关负责人。

法院建议,若事实果真依当事供应商所说,可以到公安局以诈骗罪报案。由于欠条、账本等重要资料没有办法提供,或者没有宏顺负责人的签名及公章,因此公安局也无法立案。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多次通过电话联系李建新。在记者表明身份后,李建新直接挂掉电话。截至记者发稿时,李建新依然没有对此事进行回应。

宏顺倒闭 揭开业界交易规则

“赊账”成晋江鞋业界公开秘密

深度

解读

或许宏顺鞋业在泉州地区众多的鞋企当中,规模算不上太大。然而,宏顺鞋业的倒闭却引起了众多业界人士的关注。

宏顺鞋业的倒闭为晋江鞋材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不仅意味着泉州地区庞大的诚信交易出现了断点,更让该地区的鞋业相关从业人员警觉,原本凭借口头约定和信任赊账进行的鞋业上下游业务交易原来如此单薄,到头来甚至出现无法保障自身合法的债权利益,如此的信任危机势必导致上游供应商或将资本链条越收越紧,进一步直接影响成品鞋的生存发展。

在晋江业界,鞋企与鞋材企业之间一直以来采用的便是“赊账”生意。而这种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赊账”生意,无疑是导致此次事件的重大推手。

由来已久的“赊账”生意

最早披露宏顺事件的某网络媒体把这起事件的源头指向了这个行业本身的交易方式———赊账,它是晋江制鞋产业链中最传统、最流行的一种交易方式,不仅是晋江诚信交易的根本体现,也是制鞋行业快速经济发展的无奈选择。

宏顺事件对于鞋材供应商而言,虽然深有感触,但现金结算就是一个梦想罢了,要想在这个圈子里现金支付,简直就是寸步难行。晋江星耀(中宝) 鞋材有限公司的庄婷霞说,他们卖的材料大多都大同小异,再说,现在生意这么差,自己不做别人就跑去做了,除非人人没有独我有,才敢要求现金结算。

在晋江,现金交易迟迟不能推行的还有一个原因:在这个制鞋上下游中大多数都是七大姑八大姨的复杂宗亲关系,和自己的亲戚们撇下脸收现金,试问,他们怎么做得到?

晋江顺溢鞋材有限公司总经理林世平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会走进鞋材这个圈子,靠的就是亲戚的帮衬。

“亲戚给你点生意让你赚钱,你还好意思追在别人后面要别人和你签合同?同样道理,今后如果我能帮衬别人赚钱,被我帮衬的人好意思要和我签合同吗?面子过不去,良心也过不去!”林世平这句话道出了晋江鞋材业界“赊账”生意盛行的又一原因。

或引发信任危机

在宏顺鞋业倒闭事件当中,最让34名供应商受伤的便是宏顺鞋业要走了他们的出货单和相关凭证,从而导致供应商因为缺乏有效凭证,难以通过法律途径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

那么,当宏顺倒闭前提出对账要求时,为何他们没有人多留一个心眼儿,对这样的对账方式表示怀疑呢?

事实上,据大多数鞋材供应商们介绍,如此的对账方式很正常,几乎每个月他们都会把自己的出货单或账单送到成品鞋企业那里核对结算,等成品鞋企业核算清楚后给他们排款或者开出承兑。

“这是晋江鞋材行业普遍的做法,这么多年,大家凭的就是诚信。”晋江明华鞋材贸易有限公司丁鸿泽一语道出行业现象,几乎所有的鞋材供应商与成品鞋企业合作的方式几乎都从一个口头约定开始,进行赊账交易,按期收账,一个周期大概在两三个月,而能真真正正拿出正式合同的没有几家。

已经60多岁的洪水丙是一家小制线厂的老板,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十多年的生意。他说,自己给成品鞋工厂供应鞋线,一捆捆的数量和品类繁多,真的做不到卖一捆就签一次合同,只能凭借出货单和收条向对方要账。

“说实话,工厂要真不给我结款了,可是一件麻烦事,更不用说如果连基本的出货单都不见了。”想到宏顺事件,他心有余悸,不过,行业都是这样往来交易,他也没有办法,遇到那样没有诚信的合作对象,只能自认倒霉吧。

在林世平看来,这个行业完全凭借口碑做生意。在和新的成品鞋企业做生意前,他都会先向周边朋友打听新合作对象的口碑。如果口碑不错,排款又相对稳定,他们就会考虑与之合作。

林世平口中的口碑无疑便是诚信。无疑,晋江的鞋行业当中,上下游便是靠着诚信运转。如今,30多家鞋材供应商遭受拒付欠款,无疑将会引发这个圈子的一场信任危机。

无诚信不立

对于拥有独立游戏规则的晋江业界而言,此次出现的宏顺鞋业事件固然引起了一场信任危机,但想要让他们改变固有的交易模式却是太难。在晋江鞋材业界,凭借“诚信”做生意已经深入人心。

事实上,靠着“诚信”走出财务危机的企业大有人在。林世平告诉记者,在西滨有家鞋企由于被客户恶意拖欠,几乎陷入了破产的境地。在发生此事后,该鞋企的老板把所有供应商召集起来开会,坦诚相告自己目前所处的困境,短期内可能还不上拖欠供应商的款项,他愿意拿出厂房的地契抵押给供应商。

“当时供应商们并没拿他的地契做抵押,也没有因此断掉给这家鞋企的材料供应。原因很简单,冲着这家老板的诚信,我们也愿意拉他一把。”林世平表示。

事情最终朝着让人欣喜的角度发展。在供应商们的支持下,这家鞋企最终起死回生。而因为这个事件,这家鞋企在晋江鞋材业界也赢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事实上,“无诚信不立”的观点已经深入晋江鞋材业界。“诚信就是企业无形的财富,失去了诚信,意味着资金成本的上涨。想想两三个月的账期能给工厂省下多少利息钱。而且银行贷款到期了就要还,可是拖欠供应商的钱哪怕一时半会由于周转困难还不上,鞋材企业凭借多年生意往来都能获得或多或少的支持。”联兴发布行负责人李荣臻表示。

此次发生的宏顺鞋业倒闭风波给笃信“诚信”生意的晋江鞋材业界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现金交易遥不可及,但是更多的鞋材供应商们向整条产业链发出呼吁,晋江鞋材行业要在诚信交易的基础上进一步规范交易行为,这不仅保障自身合法利益,也是推动整个制鞋行业迈向更加规范化管理。

“希望安踏、特步等成品鞋企业和泰亚等鞋材企业的上市能帮助鞋材企业规范生产交易,脚踏实地梳理好晋江制鞋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丁鸿泽意味深长地说。(-最权威最专业的鞋业资讯中心)

怎样才能防止成人出现白癜风

如何鉴别白癜风的不同时期

女性月经不调会造成什么危害呢

北京国丹白癜风医院好吗 告白行动三周年

北京看腰椎病医院哪家好,腰椎病是有哪些预防措施

杭州白癜风患者如何消除不良情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