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连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偷个女乞丐做老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7:08 阅读: 来源:连接器厂家

方波原来是做个体水产生意的,在菜市场开了个水产摊,生意很好。只是他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赌博,没过两年,把赚的钱赔了个干净不说,还欠了五万多块钱的外债,老婆一气之下跟他离了婚,还带走了唯一的儿子。方波万念俱灰,索性把摊子兑给别人,拿着钱坐上火车去了南方,他打算先好好地玩一通,然后再找个安静的地方了却残生。

这天他来到江南一个小城,游玩了一天后又累又渴,便想找个小店休息。他顺着大街走了一遍,相中了一个名叫“温情之家”的小旅馆,正想进去,忽然听到有人轻轻地说:“先生,行行好,给我几块钱吧!”方波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叫花子在叫他,看样子有三十多岁,脸上脏兮兮的。方波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快步进了旅店。

服务员把他领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就走了。方波打量了一下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张陈旧的破桌子。房间的窗户正对着大街,方波看到地上扔了一双破拖鞋,估计是上一个客人留下的。方波拿起拖鞋,打开窗户扔了下去。

没过几分钟,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门口站着那个女叫花子,手里拎着那双破拖鞋。看到他开门,便退了一步,站在门口说:“先生,这双鞋是你刚才扔下去的吧?”方波一愣,说:“是我扔的,怎么了?”叫花子扬起满是灰泥的脸说:“你刚才砸着我了,应该向我道歉。”方波听她这样说,觉得好笑,自己刚才没给她钱,现在居然找上门来了!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递给她说:“给你五块钱行了吧?”边说边要关门。叫花子并不领情,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顶住门,显得很不高兴地说:“先生,你随手向外扔东西,没想到会砸到人吗?我不要你的钱,但是你应该向我道歉。”方波心里暗骂了一句:“神经病。”便收起钱恨恨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便狠狠地要关门,吓得女叫花子急忙缩脚走了。听到叫花子下楼的声音,方波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到了半夜,窗户轻轻一响,随后慢慢地开了,一个黑影悄悄翻了进来,走到方波床前,拿起床头柜上的衣服。方波听到响声,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到有人在翻他的衣服,吓得心里一哆嗦。这时,窗外忽然有人叫起来:“抓小偷呀,大家快起来抓小偷。”

小偷一惊,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跳上窗台,方波一跃从床上蹦了起来,一把揪住了小偷的衣摆,小偷拼命挣脱,只听“嗤啦”一声,方波手里抓着一块布,小偷翻出了窗户。

这时,窗下突然跳出一个黑影,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奔小偷的脑门而来。小偷来不及反应,只听“啪”的一声,小偷应声倒地。那个黑影弯下腰看了看,确认小偷已经昏过去了,这才仰起头喊道:“二楼的大哥,小偷让我砸昏了,你快下来看看你丢了什么东西没有?”借着月光,方波看到抓住小偷的正是傍晚来敲门要他道歉的女叫花子。

这时旅馆里很多人听到动静都起来了,把小偷抓了起来,一会儿的工夫警察赶来把小偷带走了。方波心里很感动,急忙穿好衣服下来,来到叫花子跟前,掏出一百块钱说:“大妹子,多谢你了,刚才要不是你,我就什么都没了。”周围的人也纷纷说应该好好谢谢她。女叫花子让大家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摆手说:“这钱我可不要,我被惊醒了,见有人从二楼窗户翻了出来,便喊了一嗓子。我顺手拿了一块砖头砸了过去,没想到他就昏了。”众人听了不禁哈哈大笑。

第二天起来,方波吃过早饭正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回身买了豆浆和油条,拿着走到门外叫花子面前。女叫花子正低着头缝自己的鞋,方波把东西放到她面前的地上说:“昨晚多谢你帮我抓住小偷,我请你吃顿饭好吗?”女叫花子抬起头,看着方波和他手里的食物,眼里慢慢涌出了两行泪,激动地说:“大哥,你真是个好人。我在这儿讨饭十多天了,从来没人这样待过我。”方波心里一软,突然想起自己离婚的老婆孩子,看到女叫花子流泪,也忍不住伤心起来。女叫花子见了觉得奇怪,问方波:“你怎么了?”方波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干眼泪说:“我没事,你先吃饭吧,吃完饭再洗个澡。我去给你搞几件衣服。”

很快方波就回来了,带着叫花子返回旅馆。服务员见他带个叫花子进来,本想阻拦,方波拿出五十块钱递给她说:“你去打开澡堂的单间,让她好好洗个澡。”然后又把衣服塞到女叫花子手里说:“洗完了换上。”女叫花子感动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不住地点头,然后跟着服务员走了。

半个小时后,响起了敲门声,方波起身开门。打开门,方波不禁呆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子,长长的黑发披在脑后,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正微笑着看着他。如果不是认出自己刚买的那套连衣裙,方波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刚才的女叫花子。

女叫花子看着他问:“我能进来吗?”见方波发呆的样子,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不认识了吗?”方波脸一红说:“不是不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会流落到这儿当了乞丐呢?”

女叫花子眼圈一红,流下泪来。她说她叫曾小仪,家住在北方一个小镇,丈夫花心,找了个小老婆,借口她不能生育逼她离婚,她不肯离。一天,丈夫说要带她去江南旅游。二人在苏杭一带玩了几天,最后来到一个小镇,晚上住在镇上。睡到半夜,她觉得屁股一疼,跟着便昏过去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垃圾堆里,脸上都是灰。

身无分文,她只好一路乞讨。来到这个小镇十多天了,她想讨些钱买张车票回家。方波听完后长叹了口气,也把自己的遭遇说了。

曾小仪问方波:“你现在怎么打算?还要自杀吗?”方波心里一动,沮丧地说:“我现在什么都没了,老婆孩子跟了别人,摊子也让我卖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曾小仪一把握住他的手问:“你身上有回去的车票钱没有?”方波见她柔软的手握住自己,心里顿时暖暖的,说:“车票钱还是有的。我本想把钱花光,然后找个地方……”

“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轻易说死呢?”曾小仪望着方波,接着她的双腮一红,忸怩起来,“如果……如果你不嫌弃,我跟你回去,重新开始怎么样?”

方波瞪大双眼,顿时喜出望外,激动地说:“太好了,太好了……有了你,我就又有家了。走,我们这就回家!”

曾小仪说:“你先跟我一起去办件事,然后再说回家的事。”

两人坐上长途车,走了整整一天,来到北方一个小镇。曾小仪找了个旅馆让方波住下,然后便出去了。等到晚上,方波正等得不耐烦,看到曾小仪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二人边走边说着什么。

方波迎上去,曾小仪告诉他,这个人就是她的丈夫。那个男人突然看着方波冷笑道:“好啊,你也包上小白脸了,还有脸说我?”曾小仪冷冷地看着他说:“我就跟他了。你把我扔在江南,想让我自生自灭,是他救了我,我已经决定嫁给他了。至于你,还是想想自己的后路吧。今天下午我已经把你所有的事告诉你那个小老婆了,估计她已卷了你所有的东西跑了。”

“曾小仪,你真狠!”男子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男子走远,曾小仪忍不住哭了起来,方波走上前搂住她说:“别难过了,我们回家吧。”曾小仪猛地挣脱开,严肃地说:“我们可要说好了,我跟你回去,从此你要戒赌,如果还是不改,我宁可要饭也不会跟你走的。”方波使劲点了点头。

曾小仪跟着方波回到北方老家。别人看他到外面逛了一圈后带回来一个漂亮老婆,纷纷向他打听。方波得意地看着曾小仪,自豪地告诉他们:“我的老婆是小偷偷来的。”说这话时,曾小仪正甜甜地看着方波微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